图片
图片
自定内容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 
文章正文
养老危机背后的商业猜想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6-11-09 14:42:5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

  近乎凶险的养老危机正在向60后和90后逼近,最可怕的是,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对此还毫无感知。

  成人纸尿裤市场的悄然增长,可以让人们真切地看到老龄化的图景。根据《2015年生活用纸行业年度报告》显示,2015年成人失禁用品的消费量达到28.6亿片,增速为15.8%;而同期婴儿纸尿布的消费量仅增加了12.7%。据该报告预计,到2020年,成人失禁用品的市场渗透率将由目前的3%增长至10%

  每个人都希望有幸福美满的晚年生活,但是,谁来照顾他们的晚年呢?

  靠儿女吗?即使儿女们在身边,“421”的家庭结构以及巨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,也让他们在照顾老人问题上无能为力。当60后们老去的时候,无论是居住在乡村的还是在城市,都必然面对空巢的困境。据全国老龄办政策研究部副主任李志宏披露,到2020年,我国失能老年人将达到4200万,空巢和独居老年人则持续递增到1.18亿。

  靠养老院吗?优质的养老院目前可谓一床难求,北京的一些公立养老院,已经排到了几十年以后。同时,护士数量的不足,也成为一种瓶颈。相比之下,中国每千人口护士数仅为2.36人。按世界平均水平推算,中国目前尚缺数百万名护士,如果考虑老龄化的加剧等因素,这个缺口会更大。

  靠自己雇保姆吗?等60后、70后们老去以后,新生代的90后、00后们由于当惯了小皇帝小公主,将很少有人愿意从事服务行业。另外,目前在一些大城市,月嫂、保姆的工资甚至比一般人的养老金还要高很多,能够雇得起保姆的家庭只会是极少数。

  金钱是养老中绕不开的问题。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养老金是重要且稳定的收入来源,但未来的养老金够不够养老,还是让许多人感到焦虑的事情。

  从全国范围看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省份出现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的现象。2015年,即使加上财政补贴,当期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已经达到7个。如果不算财政补贴,当期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已有20多个。未来养老金缺口将成为一个常态,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的超老龄社会课题研究,15年后,中国养老金缺口将达4.1万亿元,35年后,这一缺口将约为6.1万亿元。

  而比穿上纸尿裤生活更令老年人感到痛苦的是孤独。有数据显示,在中国人口整体自杀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同时,中国老年人口的自杀率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。贫穷、疾病和孤独三大因素,是把老年人逼上绝路的刽子手,其中孤独超过贫穷和疾病,排在第一位。

  老年人总数的迅速增加,既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,同时也意味着一个新兴的市场。现在的问题是,几乎所有机构和企业都把心思花在解决硬性的问题上,期望在养老市场上挖到金矿;而对于老年人心理需求等软性问题则极少被关注。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所有的决策者都没有老过,对于老年人的生活没有切身体会,也就很难真正考虑到老年人的深层次需求。

  抱团养老是解决老年人孤独问题的新型养老模式。目前,医养一体的养老模式呈现出快速发展的势头,但情感空间型养老模式设计,还是一个没有引起企业足够重视的方向。由生存状态所造成的孤独等心理疾病,不要寄希望于由心理医生解决,亲友密切接触往来的生活方式对于改变孤独可能更有效。如果养老地产或养老院在设计上能够考虑这种需求,必然会受到更多的欢迎。

  低成本移民式养老可能为解决鬼城问题创造契机。从世界范围看,年轻时在高收入地区工作,年老时到低消费地区生活,是极为普遍的养老方式。建设发展养老城市可以成为一些城市的产业战略选择。近年来,中国的一些宜居中小城市发展非常迅速,个别地方甚至因为房地产严重过剩出现了所谓鬼城。如果这些地方能够补齐在医疗、交通方面的短板,非常有可能吸引到大量的老年人口入住。许多老年人之所以还挤在人满为患的北上广等大城市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贪恋这些城市的医疗条件。至于故土难离的情感因素,已经不占主导地位,比如,数以百万计的黑龙江人选择到海南生活养老,就足以说明这一点。

 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每个家庭正常生育3—4个孩子,一下子下降到实行计划生育后的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,这种断崖式的人口数量变化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前所未有的。由此所带来的养老难题,也是在世界没有先例的。近年来,西方高福利国家的国家养老模式已经面临破产。对于人均国民收入排在全球100位左右的中国来说,依靠政府福利养老,基本上没有可能。由个人承担自己的养老费用是一个别无选择的选择。

  2015年,全国的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(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之比)2.88,也就是说,不到三个在职人员缴纳养老保险,一个老人领取养老保险,这一比值在未来会迅速下降。在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的东北,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已经降至1.55。这也就是社会根本没有能力负担起这么大的养老难题。

  从政府层面财政层面看,有两个观念性的问题必须尽早得到解决。一个是趁国民经济还处于中高速发展期,政府还有大量可支配的财政收入和国有资产,尽快还清社保体系建立之前,政府对于国企工人的社保欠账。另一个是不要再采取以通胀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,尽管经济发展会带来收入的提高,但通胀却会让民众先前积累的财富急速缩水,当老百姓对养老产生更多焦虑和恐慌的时候,很有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社会问题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健身已经成为几乎所有60后的共同话题,跟健身有关的数码设备也大受欢迎。很多人都给自己定下了每天走1万步或者是6000步的运动目标,并且在朋友圈里刷自己的运动状态,同时也为别人的运动点赞。

来源:中国企业报 作者:丁是钉

 

 

浏览 (298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:红寿堂养老服务(中国)运营机构  京ICP备13040176号  联系电话:400-0165-775